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辭

2018年10月28日     182     檢舉

01

命運是弱者的藉口

每當有人情感受挫,事業受阻,便抱怨天道不公,時運不濟。而那些真正命途多舛之人,卻不曾向命運低頭,偏要改天逆命,書寫自己的傳奇。

貝多芬在晚年聽力衰退時,扼住命運的喉嚨,譜寫出恢宏盛大的的《第九交響曲》;莫奈被譽為「光的追尋者」,眼睛被紫外線所傷,晚年近乎失明,但他沒有放下手中的畫筆,反而更熱烈地去追逐生命的色彩。在強者的世界中,即便是帶著鐐銬跳舞,這支舞也要鏗鏘有力。

命運從來都只是弱者的藉口。

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辭

如果有一天從夢中醒來,你的雙腿毫無知覺,不能站立,無法行動,連翻身都需要別人幫忙,你會選擇就此永久睡去,還是醒著克服這一切?

他是一名高位截癱的殘疾人,生活無法自理,靠著頑強的意志,開闢出自己的一番天地。他就是東莞市聰裕紙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——劉智聰。他不出名,公司也不大,可他卻擁有著最不平凡的創業經歷,他是全國自強模範,更是無數人心中的勵志之王。

他的創業故事並不複雜,只因一場意外,讓這個過程添上了太多無法言說的艱辛。

02

輝煌不過大夢一場

劉智聰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莞商,父親是造紙廠的廠長,耳濡目染對造紙產生興趣。初中畢業後,進入了一家造紙廠當普通工人。工作又苦又累,他樂在其中,一干就是6年,勤勤懇懇,自己覺得沒什麼,卻打動了老闆。

1990年初,他和老闆合夥開了一家小工廠。兩年來,小工廠沒什麼起色,老闆看重效益選擇了退出,這反倒成為了劉智聰創業的起步。

1992年,劉智聰創辦了自己的公司——東莞市裕基紙業有限公司。當時的工廠真的是小到連工人都少,送貨都要劉志聰親自去。憑藉著這麼些年積攢的經驗,劉智聰公司的發展還算平穩。劉智聰有著靈活的商業頭腦,除了紙廠,他還先後在市區開了兩家公司,從事外貿,做資本的積累。

1996年,劉智聰帶著資金回到了老家,將裕基更名為「裕楊」,從此專注紙品。三年時間,他將公司僅10名員工的小工廠打造成為了一個年產值達2億,擁有4、5百員工的大工廠。那時的他,年僅29歲,年輕有為,順風順水,前途無限。

03

死不了,只能活著

誰能想到,此時的風光不過是命運跟他開的一個玩笑,一場橫禍讓他跌進人生的谷底。

2004年5月,34歲的劉智聰河南考察,在返回東莞時發生車禍,從此劉智聰只能在輪椅上度過餘生。劉智聰開了十幾個小時的車疲憊不堪,將駕駛交付給隨行經理,沒想到車禍就這樣發生了。人生啊,意外總是比計劃先來。

劉智聰傷在脊椎,導致高位截癱,除了下半身毫無知覺,兩個手掌也不能靈活使用,能動的只有一雙胳膊。僥倖存活的劉智聰,連自己喝水都做不到,與一個廢人無異。

從風光無限的大老闆到癱瘓在床的殘疾人,給劉智聰的打擊是毀滅性的。他多希望這只是場夢,夢醒之後一切正常,可讓他連做夢都覺得痛苦。他有打算一死了之,可他動不了,自殺對他來說都是奢侈。

死不了,只能活著。他不說話,也不會笑,如同行屍走肉,只有深夜流淌的眼淚讓他意識到自己還是個活人。

04

責任比命重

看過無數個生活橫遭慘變的人,鬱鬱寡歡,最後選擇了自己結束生命。史鐵生有一句話:「世上的事總就是一利一弊。怕的是抱殘守缺。」

史鐵生也是那個橫遭罹難的人,在最年少輕狂的年紀失去雙腿,他也曾想過輕生,可念及母親,他於心不忍。在病床上的時光打開了他寫作的大門,從此寫作成為他的寄託,病隙的所感所想是他治癒疼痛的良藥。

劉智聰的飛來橫禍,除了弊,連一丁點的利我都聯想不到,使他挺過難關的,少不了親情的力量,更多的還是他抗在肩上的擔子。

來探望他的員工,見到這副情景也是痛心不已,同情劉智聰的同時,也擔憂起自己的工作。看到員工憂心忡忡的表情,讓他意識到在自己的名字前還有一個頭銜董事長,他倒下就倒下了,可廠里的四百多號員工該怎麼辦?

他可以倒,但是廠子不能倒。為了員工,他必須振作。

05

重建之路,雖苦也甜

他讓妻子先接手工廠,自己積極配合醫生治療。兩年的時間,對於常人而言,轉瞬即逝,對於劉智聰來說,每日都異常艱難。經過康復訓練,2006年,劉智聰坐著輪椅重新出現的員工面前,所有人都為他落下熱淚,真的太難了。

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辭

對於高位截癱的患者來說,久坐都是一件難事。朋友勸他為了自己的身體狀況著想,把工廠賣了。可他身上的責任比健康更重,他選擇堅持,並對員工許諾:我一定會把廠子繼續搞下去!

除了員工需要安撫,客戶更需要信心。很多客戶擔心裕楊紙業無法維持,不想繼續合作,劉智聰沒有打苦情牌,不卑不亢地告訴他們:「誰要是對我們沒有信心的,所欠的貨款一次性還給你們。我們自己可以苦一點,可以沒錢,但是不能沒誠信。」

劉智聰用毅力和魄力贏得了客戶和員工的信任,在接下來的幾年裡,他不僅要克服身體上的殘疾,還要解決生意上的難題。

憑著超強的毅力和堅韌,他的工廠在2007年重回正軌,並與妻子二人投入全部的積蓄在原有的基礎上開創了一家新的公司,東莞市聰裕紙業有限公司。

轉眼十年過去,劉智聰的聰裕紙業一躍成為東莞紙品行業中的佼佼者,劉智聰也經營著三家公司,營業額最高時高達7億元。常人尚且不易,對於經過車禍後的劉智聰來說,其艱辛程度可想而知。

06

成功是必然,運氣不過謙辭

「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辭。」劉智聰對於自己的成功,他歸結於碰上了一個白手起家的好時代。但所有人都知道,這不過是他的謙辭。他的成功,離不開他超乎常人的努力和日復一日的堅持。用「硬漢」來形容他一點都不為過。

自愈後,他堅持他能做的事,他自己獨立完成。每天7點準時起床,妻子會協助他洗漱,但是擦臉和刮鬍子,他自己做。為了行動方便,他將家搬到公司,辦公室和居室僅一牆之隔,大部分時候,他自己操控輪椅,輪椅所到之處,遍布他的指令。

命是弱者的藉口,運是強者的謙辭

作為公司的董事長,簽署文件必須親自簽字。手掌不靈活的他,光是寫好自己的名字就練習了3、4年。吃飯時,妻子會將菜夾到他碗里,然後讓他自己吃。他用不了筷子,拿勺子吃飯都顯得有些艱難,可他始終堅持。對於工作更是如此,他每天工作到晚上10點之後才休息。

現在的他對自己的狀況已經坦然,甚至能夠自嘲:「公司虧欠你們的,一定會補上,你們不用擔心老闆會跑路,反正你看我是跑不了的。

劉智聰說:「我從沒把自己當殘疾人!」他也希望其他的殘疾人士能像他一樣,與生命抗爭,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

在殘協的幫助下,2012年劉智聰成立了東莞市殘疾人企業家協會,並擔任會長,開設了一系列的殘疾人培訓班,幫助他們掌握一門生存技能。生活有無數種可能,抱殘守缺是最不可取的那一種。

07

命運一直都在自己手中

劉智聰感動了不少人,在佩服他的同時,我們更應該感到羞愧。

我們感嘆韶光易逝,人心易變,抱怨生命無常,工作辛苦,卻沒想過做出改變。面對生命遇到的難關,我們選擇的不是負隅頑抗,去主宰自己的命運,而是放棄抵抗,聽之任之。與劉智聰相比,我們何其幸運,擁有健全的四肢,可以自由的行動。

生活本就充滿未知,其實每時每刻我們都是幸運的,因為在任何不幸面前都有可能加一個「更」。別為自己的怯弱找藉口,命運就是自己的人生軌跡,左邊是藉口,右邊是謙辭,中間才是努力的結果打開手掌,命運一直都掌握在自己手裡。